最热

昨天上午8点16分杭州建北环卫所的清洁工孙良聪正费力地清扫着体

2019-03-14 09:34

  昨天上午8点16分,杭州建北环卫所的清洁工孙良聪正费力地清扫着体育场路上一家体育用品店门外的人行道。这户商家刚刚放完“开门炮”,满地红色纸屑。

  昨天上午8点16分,杭州建北环卫所的清洁工孙良聪正费力地清扫着体育场路上一家体育用品店门外的人行道。这户商家刚刚放完“开门炮”,满地红色纸屑。

  “今天放‘开门炮’的商店不算多,因为是正月初七嘛,他们更中意初八开门图吉利。”孙良聪笑着说。

  两分钟后,不远处的中河路与体育场路路口,响起了一连串烟花爆响声。孙良聪恍然大悟,喃喃道:“差点忘了,现在除了商家,有些单位也时兴放‘开门炮’,今天有得好忙忙了。”

  位于中山北路西侧的中大广场,东、南、北三面全被高层建筑所包围,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在大楼间回荡,路过这一路段的行人无不捂着耳朵疾行。

  记者就站在广场中央,身边不断有烟花弹冲向高空,一秒钟后一声巨响,黄土粒纷纷落下,就像下了一阵“土雨”。

  在中大广场附近一家银行门前的人行道上,8个大礼花摆成一列,每个礼花足有80响。而街对面,就是6层高的居民楼,家家门窗紧闭。

  “不关不行啊,烟花说不定就蹿到家里了,每年对面放完‘开门炮’,家里窗户上全蒙着一层黄土。我们也吃不消呆在屋子里,找个安静的地方避避。”刚从楼道口出来的焦大伯说。

  记者绕中大广场走了一圈,约200平方米的广场中央,32个大礼花同时燃放着。

  一片硝烟巨响中,正在抓拍的一位摄影记者却气定神闲,仔细一看,原来耳朵上竟塞着防水耳塞。

  可是,居民孙桂英大妈就没有想得这么周到了。她站在绿化带旁,迟迟不敢前行。“再等等,这一拨放完,估计会停一阵子。现在走过去,耳朵肯定受不了。”孙大妈说。

  这一等,就等了整整30分钟。终于,广场安静下来,孙大妈边过马路边望向广场,脚下的步子明显加快了许多。

  而记者也终于逮到机会向中大广场的保安打听。据这位保安讲,广场周边有五矿大厦、中大集团、浙江土畜几幢大楼,驻扎的公司加起来有上百家。“也不知道谁在放,反正看见别人开始放了,大家都跟着放。”

  浙医二院脑科中心对面是一处工地,工地旁边是大华星河商务大厦,里面约有20家单位。

  大厦在靠近解放路人行道的空地上竖着一块“烟花燃放处”的牌子,大厦东方会计师事务所抢先占领了该地,两个40响的“红双喜”,两串“大地红”,10个“二踢脚”排满了一地。

  后到的健欣医疗设备有限公司见没有落脚的地方,便把一个“开门红”和两串“大地红”摆上了人行道。

  8点18分,两家单位同时点燃了鞭炮。站在20米远的地方,都可以感觉到心脏在剧烈地震动。胆小的路人捂着耳朵绕道而行,胆子大一点的也一路小跑,过往的车子全都加速而行。

  浙医二院门诊对面是一排商铺,有一家酒店在非机动道上摆了“红双喜”、“开门红”等烟花共15个,而在中间则铺满了“大地红”,另外还有人手拿“二踢脚”,吓得路人纷纷往机动车道上躲。

  非机动车道与机动车道之间隔了一个绿化带,酒店的烟花刚好摆放在路灯和树下,放“二踢腿”的时候,鞭炮直线上升,把路灯灯罩撞得摇摇晃晃,随即弹在树上,又反弹到地面上。

  有一个“二踢腿”没有升空,直接横飞出去,落在一位大爷脚边。这位大爷终于火了:“你们怎么放的?我都躲到机动车道上了,还不放过我,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叶小姐上班的地点在体育场路上的昆仑大厦,那一带分布着银行、发型广场,马路对面还有一家证券公司。昨天早上7点半开始,几家单位“你方唱罢我登台”,一直闹到上午10点半,可忙坏了环卫工人。

  “最早的数那家面包店,早上7点多就放了。接着,这段路就没消停过,我都已经倒了三车垃圾了。”环卫工人马阿姨负责体育场路金祝新村到松木场路段,她说只要在这条路上来回兜上一圈,鞭炮碎屑马上就能装满一车。

  在乔治发型广场门口的空地上,有3个环卫工人蹲点。“看那些单位在门口摆阵的架势,等下肯定要大放一通了,等着绝对没错。”一名社区保洁员说。

  最密集的施放阶段是从9点08分开始,9点18分、9点28分、9点38分,每到逢8时间,总会有鞭炮声响起。从一千响的“大地红”,到慌兮兮的“二踢脚”,再到80发的大型烟花,应有尽有。

  一旁施放的员工说,最大的那个80发的大型烟花,市场上要卖800多元呢,“我们还是从外面批发的,也花了600多元。”

  除了放鞭炮的人以外,现场最高兴的就数收破烂的人了。一个上午下来,候在一旁的每一辆三轮车上都放满了烟花壳,人人满载而归。

  “除了年三十晚上,就数今天收获大了。有了这些,我一天都不用出去找活了。”来自安徽的小黄为了留在杭州收烟花壳,甚至没有回家过年。

最新

推荐